松原红色故事

首页 >> 党史宣传 >> 松原红色故事

红色记忆|张义堂与陶赖昭特别支部

 

                        03  张义堂与陶赖昭特别支部

 

                                             

                                                                      

 

                                 张义堂  

 

 

张义堂(1902-1936),曾用名张敬文,生于山东省阳谷县北田庄村的贫苦农民家庭。9岁时随父亲到大连谋生。17岁时,张义堂到一家日本人开的印刷厂学徒。1922年,到青岛参加了冯玉将军领导的部队,一年以后被提升为连长。1928年4月,张义堂来到吉林省德惠县,在中东铁路东省特别区警察总署当了一名警士。几个月以后,张义堂被提升为巡长这期间,张义堂结识了中共地下党员吕清潭。1929年春,经吕清潭介绍,张义堂参加了中国共产党。5月,升任陶赖昭警察派驻所警长,经报告上级党组织同意,张义堂到职赴任。

在警察署,张义堂凭着为人和善、办事利索、性格刚毅,有一身好武的特点,受到上级重视和同行的敬佩。张义堂以警察巡长的身份做掩护,经常接触警署内的、特区铁路派驻所的、邮电局的以及铁路工人中的进步人士,积极向他们宣传反满抗日的主张,鼓励他们参加各种活动,增强信心。在宣传中,他讲得最多的是:“满洲国的气数已尽。日本侵略者的兔子尾巴长不了了。中国人必须把日本侵略者打出去,走民族解放、独立自主的道路……”。

在警察署内,他经常说:“咱们都是兄弟,都是为了混口饭吃才穿上这套衣服,所以,缺德的事要尽可能不干,免得老百姓骂我们连爹娘都跟着沾光……”。当大家都赞成他的意见后,他就借机宣传革命道理。

在日常生活中,他见缝插针,不放过任何宣传群众的机会。一次,一个警士偷看了他经常读的一本书,对书里面有些内容不明白,就试着向他请教。他听后笑了,然后严肃地说:“书里面讲的都是革命的道理,中国人要当亡国奴了,你们甘心情愿吗?……想要过好日子,穷人就得组织起来把日本鬼子打出去……。”

张义堂到任半年后,先后发展了收捐员尹洪滨、铁路警察鲁世峰和吴庆德等两名工人加入中共党组织。在张义堂的努力工作下,不到一年时间,发展党员19名,积极分子30多人。

1932年3月,经中共满洲省委批准,松原境内第一个党支部——中共陶赖昭特别支部诞生!张义堂任支部书记,直接受满洲省委领导。鲁世峰任组织委员,尹洪滨任宣传委员。特支成立后,各项工作更加活跃。当时,中共满洲省委经常派巡视员来指导和检查工作,称赞这是一个很有战斗力的党支部。

陶赖昭特别支部成立后,根据满洲省委的指示,继续发展壮大地下党组织,扩大反满抗日力量,并把重点放在侦察、搜集日本侵略者活动情况上,及时、准确地向满洲省委传递各种情报,与日本侵略者开展了一场隐蔽战线的斗争。

为了及时掌握日本领事馆的情报,张义堂通过关系把弟弟张义贵送到日本领事馆当勤杂工,并一再嘱咐要密切关注领事馆的动向,有啥情况只跟他一人汇报,不要跟其他人说。张义贵在领事馆每天生炉子、烧开水,擦桌子、打扫卫生,暗地里关注日本人的一言一行,每天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向哥哥汇报听到和看到的情况。

一天,陶赖昭铁路工人成振铎(党员)对张义堂说:“今晚过半夜3点,有一列军车开往哈尔滨。车上不仅有军用物资,还有日本高级将领。”张义堂听后非常兴奋,马上把这个消息报告给在陶赖昭检查工作的地下党员王立德。王立德当即乘火车回到哈尔滨,向满洲省委做了汇报。第二天早晨就听到了日本军列在三岔河颠覆的消息,有数十名日本兵死亡,十几门大炮被毁,中断运输30多小时。

1932年夏,陶赖昭领事馆接到命令,说有一支抗日队伍100多人,要从农安过江去舒兰,命令领事馆派兵拦击。张义贵听说后马上想办法告诉哥哥张义堂,张义堂又马上派人把情报送到满洲省委。后来得知,由于情报及时,队伍改变了路线,避免了重大损失。

在斗争中,陶赖昭特别支部的各项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特别支部以张义堂家为联络点,采取聊天、打麻将等形式聚会,交流情报,传达上级指示,布置工作任务。但是,他们的活动也引起了领事馆的注意,领事馆派特务对张义堂家进行了监视。特务穿着便衣在四周转游,一碰到张家的人就问这问那,有时还采取突然袭击的方式闯进张家,假惺惺地说:“我们是来保护你们的,最近,家里是不是来过生人?可千万小心啊!若是再来生人,最好跟我们打招呼,也好有个照应。”面对日本特务的险恶用心,张义堂多次告诉家人,并在家设置了暗号,在窗台明显处放一盆杜鹃花,提示屋内有异常情况,危险。由于早有准备,日本人没有发现可疑情况,便恢溜溜地走了。

但,危险还是来了。一天中午,在邮电局工作的地下党员罗云生在办理邮件时发现一封可疑的信件,他马上把信拿给张义堂。张义堂接过信后一看,大吃一惊。原来这封信是寄给“哈尔滨最高特务机关长”的。信封内装有两张前几天他丢失的传单,还有一封检举信,信上写着“张义堂、尹洪宾、单景春……等8人是共产党…。”落款人名“宫云廷”。宫云廷这个人光棍一条,游手好闲,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依仗与警察署长彭某有点亲戚关系,狗仗人势,欺压百姓,敲诈勒索,民愤极大。总想在日本人那里献媚请赏,他早已盯上张义堂。1933年秋的某一天,官云廷趁隙偷去张义堂接到中共满洲省委的五张传单中的二张,并寄给了哈尔滨日本最高特务机关,幸亏被邮局工作的党员罗云生截获。面对触目惊心的举报信,张义堂没有惊慌赶紧找特支委员商量对策。大家认为,只能让派驻所长出面处理这件事。当天下午,张义堂找到所长,将写有名单的信递到所长手里,所长大惊失色,他感到,派驻所里出了好几个共产党,自己也没好!于是连忙向张义堂讨主意。张义堂于提出了“多给宫警士点钱打发他回老家”的想法。所长为保全自己,让宫云廷写了辞职书,并告诉张义堂派两个人送他回老家去。张义堂安排两名党员“送”宫云廷上了回家的火车,途中将他推下火车,彻底地将他送回了“老家”。此事虽算平息下去,但张义堂的身份已经暴露,党组织安排他暂时停止活动,准备转移。

1934年1月,张义堂受中共满洲省委指派,以省委特派员的身份,来到了日寇统治下的大连。他的公开职业是满洲新印刷工人,以此为掩护开展党的地下活动。中共大连市委成立后,张义堂担任市委书记,为大连地下党组织的恢复和发展做了大量的工作。

4月,张义堂调任中共哈尔滨市委书记,化名张敬文,与吕清潭在道外开设“荣华客”,以客栈老板身份作掩护,开展党的工作。他经常深入哈尔滨铁路局三棵树机务段和道外洋车工人中,并分别建立和恢复了中共党的地下组织,发动群众开展反日斗争。1936年6月,由于三棵树机务段党员杨奉文叛变告秘,张义堂被捕入狱。敌人对他施尽淫威,但丝毫没有动摇他的革命理想和崇高信念。在敌人的法庭上,他大义凛然,痛斥日本侵略者的罪恶行径和法西斯暴行;回到牢房以后,他不顾遍体伤痛,向难友们宣传革命,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10月13日下午1时,张义堂被日本法西斯杀害于哈尔滨套河子。临刑前,他高唱革命歌曲,威武不屈,英勇就义。时年34岁

中共松原市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 吉ICP备 05004910号-1
Copyright©2001-2010 by www.sy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