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原红色故事

首页 >> 党史宣传 >> 松原红色故事

红色记忆|张瑞麟与激战敖木台

 

   06   张瑞麟与激战敖木台

  

  

  

  

  

  张瑞麟

  

  

   

  

  张瑞麟与激战敖木台

  

  

    1940年10月的一天,抗联战士张瑞麟所在的抗联12支队,按照上级部署,向肇源方向奔袭,准备攻打肇源县城。进军途中,队伍来到肇源县三站镇北边的色望窝棚时,遇上了日军,打了一场遭遇战。这次战斗我军取得了较大的胜利。

  战斗结束后,领导考虑趁黑天目标不容易暴露,决定整夜行军,天亮前赶到肇源三站镇莲花泡宿营。

  第二天,大队领导在这个子召开了干部会议,进一步研究了攻打肇源县城的战斗方案,当晚部队出发继续向肇源方向前进。那天夜里,天突然下起雨来,冰冷的秋雨,淅沥不停,战士们一个个被浇得浑身上下湿透,冷风一吹,直打寒颤。

  部队按原计划应该在拂晓前赶到肇源县城外围,并在那时发起攻击,争取天亮前干净利落地结束攻城战斗。可是,由于意外下雨,天黑路滑,严重影响了部队前进速度部队赶到距离肇源县城18里地的木台时,天快亮了,如果白天强行攻城,部队面临着暴露目标、肯定要遭到很大伤亡。因此领导决定改变原定计划,停止前进,临时在敖木台屯隐蔽一天,当晚再向肇源县靠近,执行原定作战方案,夜袭肇源。

  台屯是由东、西两个自然屯组成,中间距离约一华里36大队在东屯宿营,34大队在西屯宿营。天亮以后,张瑞麟和战友们发现这里的地势不好,子南边是一条江堤,堤南就是波涛涌的松花江,屯子北边所处的地势较低,岗哨在望不出去,有敌情也很难发现,光天化日之下,队伍已经不可能转移了,也只能加强警戒,做好与敌人决战的准备。

  果然不出所料,早饭刚过就在36大队住的东屯坝外发现了日军。日军可能不知道中住着抗联队伍,因而毫无戒备。一个日军头目骑着洋马,耀武扬威地进了屯子,直到我们队伍有人开枪,把他打下马来,日军才知道碰上了抗联队伍。日军立即占领了南江坝。张瑞麟和战友们也迅速散开,占据了屯内的各种建筑、障碍物做为工事,双方进入了战斗状态。

  敌人发起进攻,战士们沉着应战,给以坚决的回击,整个上午,敌我双方相持不下。下,敌人从公路运来大批援军,敌人的炮兵来了。炮兵一到,便狂地向木台东西两猛烈轰击,给民们造成很大损失,倾刻间,一个美丽的村子被炸得七零八落。战士们和起浴血奋战抗击敌人,但因敌人火力太猛,寡不敌众,我军伤亡很大。36大队关大队长壮烈牺性。教导员吴世英(朝鲜族)腹部受了重伤。张瑞麟和吴教导员商量,决定向西转移,与34大队会合,以便统一指挥,统一行动。

  张瑞麟搀扶着吴教导员走到西东头的小庙附近时,一颗罪恶的炮弹在的身边爆炸,吴教导员又伤上加伤,终于带着对敌人的愤恨,永远地离开了战友们。于此同时,一块弹片穿透张瑞麟的棉衣,将左肋炸伤,左手大拇指也被炸坏,鲜血从伤口流了出来

  这时张瑞麟顾不得已经牺牲的教导员,也顾不得自己的伤痛,赶紧跑去找34大队政治教导员、支队党委书记韩玉书,向他汇报了整个队伍伤亡的情况,并请他统一指挥两个大队人员。韩玉书听完张瑞麟的汇报,马上指挥12支队所有队伍从敌人兵力薄弱的一个缺口向江坝外西南方向突围

  江坝外东西两边的敌人凭借有利地形和工事,抗联战士猛烈击,使部队处于一面临水、三面受敌的危险境地。轻、重伤员不断增加,情况十分危急。就在这时,张瑞麟听到韩玉书大声呼喊:“张同志,你负责带伤员从水泡子向南撤”原来江坝和大江之间,还有一个2里来宽的大水泡子。张瑞麟立即全力呼唤,带着伤员向南撤退。韩玉书一面指挥其余所有队员抗击敌人,一面掩护张瑞麟和伤员,他们寡不敌众,打得极其艰苦,绝大多数同志先后壮烈牺牲,韩玉书也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这个泡子的水很深,最深的地方能没到脖梗,浅处也齐胸,张瑞麟和伤员们带着武器,穿着棉衣跳进水中,棉衣很快被水浸透,水凉得透心彻骨,伤口被凉水一浸,更是钻心的痛。水里长着一米多高的水草,伴脚碍事,泡底一尺多深的淤泥,象把双脚吸住一般,每前进一步,都要消耗很大的力量。

  敌人见张瑞麟和伤员撤退,整个队伍的战斗力也减弱了,更加有恃无恐地向张瑞麟他们射击。又有几个在撤退中相继负伤、牺牲,张瑞麟的右腿盖下又负了一处伤

  他们艰缓慢地撤退,2里宽的水泡子过了约两个小时天渐渐黑了下来,敌人看不到张瑞麟他们了,或许以为们已被全部消灭,炮火渐渐停了下来。多亏水草的掩护,使张瑞麟和战友没有全部葬身于水中,总算撤到了泡子南沿。清点一下人数,只剩下18个同志,伤痛、饥饿、劳累折磨着们,一坐下就不想再起来了但大家都清楚,们还没有出虎口脱离险境。大家互相鼓励着、搀扶着强忍着痛苦,坚强地起来。可是,有三位同志,终于没有站起来,他们因为负伤过重,流血过多,永远站不起来了,永远离开了战友们。他们的血染红了松花江水他们的魂铭刻在黑土地上。

  张瑞麟和战友们拖着负伤的身体和水淋淋的衣服使尽全身力气,掩埋了三位战友的遗体。他们沉浸在无比的悲痛之中。眼看着敌人的暴行,夺去了战友和同胞的生命,们怎么能咽下这口气?!们怀着深挚的悼念和复仇的决心,向牺牲的战友们告别。

  剩下的15个同志,有13个负了张瑞麟接连负3处伤。为了保存力量,迎接未来的战斗,们向着当时的唯一希望所在地--江边那幢影影绰绰可见的老乡的渔房子,互相搀扶着一步一步艰难地去。

  

中共松原市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 吉ICP备 05004910号-1
Copyright©2001-2010 by www.sy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