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原红色故事

首页 >> 党史宣传 >> 松原红色故事

红色记忆|大獾子洞惨案

                                                                     08  大獾子洞惨案

    

                                                                                                      

 

大獾子洞惨案遗址

 

 

 

1936年11月7日(农历9月24日)这天傍晚,从哈尔滨出来追剿抗日队伍的日本兵,抓到一名“土匪”,土匪供认他常在大獾子洞屯地主邵焕章的网房子吃住于是,日本人便断定,那网房子一定是抗日队伍的集散地点,便决定前去“剿匪”。

本侵略者先派一个少尉带领30多名鬼子兵渡江前往邵焕章网房子搜查。正巧,那天网房子里,“天助”绺子匪首任义军等几个在吃夜饭抽大烟。鬼子侦察兵走进网房子时,屋里的胡匪惊慌失措,匪首任义军急忙搁下烟枪,拔出手枪隐在门后,另几个胡匪则藏进网垛下面。还没等鬼子进屋,任义军便来个先下手为强,开枪击毙了他们。他万没料到,还有许多鬼子隐蔽在后边。这边枪一响,外围的鬼子立刻集中火力向网房子猛烈扫射,并且又向网房子附近一个居民崔善江家院里频扔手榴弹,炸死三匹马,将在屯里抓来当向导的老宋头也给打死了。

激烈的枪声过后,匪首任义军被打死,另外几个跳墙逃跑了。

本人找到两具侦察兵尸体,又在屯里抓人派车把尸体拉到伊家店警察分驻所,将尸体办公室桌上一放,吹胡子瞪眼,大发雷霆,迫令伪警察低头向尸体默哀。

这天夜里,一个血洗大獾子洞的阴谋便策划好了――

第二天鸡刚叫,日寇就联合当地自卫队黄十老三的排子兵,向大獾子洞开拔了。

大獾子洞共有四十来户人家,除地主邵焕章外,还有三户富农,其余全是本地和外地来给他们扛活的长工。他们昨夜受了一场惊吓之后,人心慌恐,有的知道鬼子非来报复不可,早跑了,有的自以为是一清二白的穷庄稼人,鬼子不能那么没人性,便留了下来。地主邵焕章明依仗他与警察平日有交情,他怕伙计一旦都走掉,场院里堆放的粮食可就没人经营了,于是,他便指天发誓,向伙计们担保没事。

话没说完,日寇进了屯,大肆搜捕抓人。他们让黄十老三的排子兵把全屯男人都骗出来,到屯东头听皇军训话,来一个绑一个,一边绑一边咒骂:“统统的是红胡子”!

一共绑来了四十九人,又用缰绳把脚也捆上连成一长串,押到了屯后一条三尺多深的壕沟旁边。

这时,地主邵焕章穿上了貉绒皮袄,自以为能以绅士的身分替乡亲们说情,到日寇面前鞠躬作揖;谁料,日寇根本不听他这一套,把他打了一棒子后,也和大家捆绑到一块儿。

秋末冬初,沟里积着白雪。日寇用枪刺把每人的帽子都挑了下来,刀尖把人的脑袋划破,血流满面,然后用枪托毒打,人们互相挤着,横躺竖卧倒在沟里。

这时,日寇在屯里又把妇女、儿童全都从屋里赶出来,随后把房子点着,刹时火焰熊熊,哭喊声震天动地。有的回屋抢东西,被大火烧焦了头发,烧伤了脸,有的被烧断的房木砸伤……一幅凄惨景象,不忍目睹。

日寇将妇女、儿童赶到屯西头一个大粪堆上,让他们亲眼看着自己的家园被大火毁灭,在一旁疯狂地大笑不止。然后,又把他们赶进西厢房里,周围堆上谷草,用大车把门堵上,准备烧死。

恰在这,伪扶余29团驻长春岭骑兵三连,闻讯飞马赶来,见全屯一片火海,关在屋里的老人、孩子、妇女拥挤在窗前拚命哭喊,持枪看守的鬼子,正待引火焚烧。目睹这残忍的景象,立刻激起他们的民族义愤。连长鄂德升当即通过翻译向日寇少尉排长申明:老幼妇女是无辜的,不应该对他们下毒手。这时,伪军也都端起枪来,向日寇怒目而视。在这种情况下,日寇念及自己人少,恐一时鲁莽于己不利,便答应释放妇女和儿童。骑兵连一些人,急忙上前推开了堵门的大车,抱走了谷草,妇女和儿童一见获救,慌忙跑出屯外。

狡猾的日寇恐伪军再来干预他们去屠杀屯后沟里的四十九人,便假造敌情,东邵家有土匪,让他们去堵击。

这支汉奸队伍毕竟还是迫于日寇的淫威,不得不垂手俯命,乖乖地去了东邵家了。

日寇支走了骑兵连,便来到屯后的壕沟旁。

这时,倒在沟里的男人们,从早到晚,挨了一天的饿和冻,又见屯里火起,阵阵哭声传来,知道房屋被烧,家人被赶出去,心里更加难过和愤怒。有的人轻轻解着绳子,准备逃跑,却被警戒的日寇发现,踩着身子,劈头盖脸地一顿乱打,当场打死一个八十多岁的老赵头,鲜血染红了雪地。

日寇来到沟旁,首先要把“网户达”(网房子的东家)拉出来砍头祭灵。当鬼子问谁是“网户达”时,一个叫傅有才的地主以为鬼子要对“网户达”开恩,便笑嘻嘻地承认自己是。鬼子不问真与假,把傅有才和另外两个人拉出来,迫令他们跪在用白布包裹着的两具日本鬼子尸体面前,拔出战刀,给砍下了头,刹时鲜血四溅,尸体倒在血泊中……

日本鬼子把这三颗人头放在鬼子尸体旁边,又叨咕些什么;祭完灵,他们又架起了机枪,对准倒在沟里的村民,一阵疯狂地扫射,哭叫声惨不忍闻。

血,象道道泉水喷溅,刹时沟底变成殷红的小河,地主邵焕章也未逃出魔掌。

日寇唯恐还有活着的,又跳到沟里,踩着血淋淋的尸体,逐个查看,发现有没断气的,就用刺刀再扎,扎完后,又让排子兵从屯里抱来豆秸堆在尸体上,点火焚烧……

日寇望着熊熊大火,闻着烧焦的血腥味,狞笑着,发出野兽般的嚎叫。

当时,有人躲过了枪杀和刀刺,却没躲过火焰的烧灼,白连海的哥哥被烧得实在难以忍受,气愤至极地跳了起来,对日本鬼子破口大骂,被一枪击倒。董老八也没躲过焚烧,刚要翻身,被鬼子发现,刺了几刀,当即把肚子挑开,内脏都淌了出来,惨叫着死去。

浓烟卷着火舌,一直烧了两天,空气中飘散着血腥味,许多尸体被烧得皮肉模糊,辨认不出原样,沟里袅袅绕悠的青烟,仿佛中华民族的不泯灵魂……

就这样,一个曾有四十多户的安分的小屯落,在日寇的铁蹄下变成了一片焦土。屠杀前后持续了10个小时,被害村民中,有老赵头、傅有才、董老八、白连海的哥哥等43人死亡,仅有林希恩、崔善江等6人死里逃生,但都留下了终生残疾。

日寇在这里发泄完了兽性,便带自己那两具尸体过江回哈尔滨去了。

这就是日寇血洗大獾子洞的一段血腥历史,国恨家仇是断断不可忘记的。

1988年9月25日,伊家店乡人民政府修建了大獾子洞惨案遗址纪念碑。该遗址位于现伊家店乡大獾子洞村。

中共松原市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 吉ICP备 05004910号-1
Copyright©2001-2010 by www.sy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