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研究 >> 党史人物

党史人物—王昭然

    王昭然(1916—1946)出生于河南省洛阳市。少年时代的王昭然,亲眼目睹了国土沦丧、民不聊生的殖民地惨象。他看到日本兵在我国领土上横冲直撞,肆意欺凌百姓,无比愤慨。看到了自己的同胞被奴役,被折磨、残杀,心如刀割,决心拿起枪杆子到战场上拼杀,亲手消灭侵略者。
    1939年,他参加八路军,在张爱萍同志率领的苏豫鲁南进支队687团当战士,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在革命队伍里,刻苦磨炼自己,努力学习政治、学军事,战场上奋勇杀敌。部队进入苏北解放区后,改编为新四军3师8旅22团,他被任命为团供给处粮秣员。
    1945年8月,经过8年艰苦抗战,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投降,中国人民终于摆脱了殖民统治,挺起腰杆子建设自己的家园了。然而,国民党反动派悍然撕毁和平协议,挑起战火,企图独吞胜利果实。我党针锋相对,派出大批有斗争经验的干部挺进东北,开辟东北革命根据地,建设人民民主政权。王昭然积极响应党中央号召,随军来到东北。
    1945年10月,王昭然随军进驻乾安县,主要任务是保卫乾安,改编乾安县保安大队,发动群众,建立民主政权,开展民运工作。
    日伪政权垮台以后,以伪乾安县长崔作智为首的敌伪残余势力,纠合地方一些地主分子,组成了“乾安县地方维持会”。崔作智摇身一变又成了受托于国民党政府的县官。伪县公署的官员都成为维持会的新官吏。他们受国民党的委派维持地方统治,等待国民党来接收。维持会成立后,立即组织了他们的反动武装部队,建立一支地方武装——县大队。为了镇压人民,他们又将伪警察署改为公安局。这时的维持会既有武装又掌握公安司法专政机关,乾安县党政军大权全部操纵在反动势力手中。不久,伪协和会把牌子一翻,成了国民党部。这伙乌合之众反动气焰嚣张至极,为了保护他们的既得利益,维护他们在政治、经济等方方面面的统治,他们巧立名目,刮地三尺,聚敛钱财,扩充反动武装,与长春的国民党反动派遥相呼应。由于治安混乱,土匪峰起,杀人越货,广大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我军进驻乾安以后,立即收编了保安大队,解散了伪政权,逮捕惩办了头面反动人物。1946年2月,建立了乾安县民主政权,发动群众恢复生产,重建家园。
    不久,为了开辟广大农村根据地,刚刚成立的乾安县委派出了一批优秀的干部分期分批深入农村,开展工作。这时,王昭然被派到安字区任区长,负责组建区政府,开辟安字区工作。
    王昭然身材高大、健壮,待人朴实和气。在开辟安字新区,建立革命政权的过程中,他深入村屯,积极宣传党的政策,组织群众同地主算剥削账,然后,将斗争果实分配给贫苦农民;发动群众,清算分田;通过减租增资、镇压罪大恶极的地主分子等,震慑了敌人,把群众发动起来,使群众和他的心贴得紧紧的。根据安字区自然屯的具体情况,他确定以自然屯为单位,成立了“农民建国会”(简称农会),同时建立了乡农会。为了保卫红色政权,还建立了武装自卫队、联防队等武装组织,追剿土匪,消灭敌人。由于他爱憎分明,作战勇敢,使这一带的土匪望风而逃,从而维护了当地的社会治安。
    由于当时基层干部比较缺乏,加之农村工作经验不足,对群众发动得不够充分,对选用的干部审查不严,致使一些成分不纯的人混入了革命队伍。这些人的立场、观点并没有因参加革命而改变。当形势一发生变化,他们就暴露了本来面目,大造反革命舆论,暗地串联,背叛革命,蓄意投奔国民党。清算斗争以后,一些不甘心于失败的地主、富农,暗地里与之勾结,企图谋反。四父屯农会以张有权为头子,何有义、刘占春、赵井州等人为骨干,于1946年8月,首先叛变革命。经过张有权的煽动,地主黄俊、牟洪臣和杨启又加入了密谋叛变的行列。他们3人把当时造字井农会和对字井农会人员情况、枪支情况等告诉了张有权。杨启还带领张有权等叛匪在对字井各家起粮,搞得人心惶惶。起粮之后,黄俊、牟洪臣、杨启又随同张有权等叛匪到造字井找到张本昌(农会武装队长)、刘长林(造字井农会武装队长)谋划叛变。因杨启与刘长林、张本昌早有串联,思想上已有准备,这次一见面便心领神会。刘长林说:“不用多说了,我们都明白了,你们就说怎么办吧!”张有权说:“区上对我太厉害了,这次我回来一定要缴区政府的械,我亲自带队伍去了。”刘长林说:“你领去不行,人家都知道你谋反了,还不生抓你,我先去探探情况,你后去。”张有权说:“那也行,我随后领人就到,你放心,大点胆子干。”这是他们密谋叛变的第一次会议。不久,他们又召开了第二次密谋叛变会议,研究了对安字井区领导和区大队缴械的具体问题。密谋之后,张有权安排刘长林带领张本昌等人前去安字区缴区大队械,张有权带一伙人在外接应。密谋已定,伺机行动。
    1946年9月3日,张有权、刘长林等人在张有权姐夫家密谋之后,认为当天即可行动。于是按事先计划由刘长林带领一部分人去缴区大队械。他们来到区大队附近,探得区大队人员都在,怕人多难以下手,刘长林就带领叛匪来到区政府。王昭然区长对他们的行动并没有察觉,他问刘长林干啥来了,刘长林编造说:“不是叫我们来区里开会吗?”王昭然说:“没有这回事。”就这样,刘长林等人在区政府磨蹭不走。这时,在屯外接应他们的张有权等人看到寸字井农会武装队长温德发向区政府走来,他们怕露马脚,把他枪杀了。听到外边的枪声,刘长林想,机会来了。没等王昭然问话,刘长林抢先说:“南边有胡子,王区长,我们去剿匪,敢不敢去?”王昭然信以为真,当即带领他们去剿匪。当走出三里多路时,刘长林发现张有权带领众匪在前边等候,他认为时机已到,把王区长骗下马,乘机夺下王区长的手枪,王昭然转身向自己的马扑去。因为马上还挂着一支长枪。但他被刘长林抱住。刘长林命令近前的张本昌开枪,一声枪响,王昭然倒地,当场牺牲。
    刘长林等众匪把王昭然枪杀之后,与张有权等人汇合一起投奔国民党部队。1947年,杀害王昭然的凶手张本昌、刘长林被人民政府逮捕,分别判处死缓和无期徒刑,得到了应有的惩处。王昭然牺牲后,乾安县人民政府将他安葬在烈士陵园。他的精神永远激励着我们,人民将永远怀念他。
 

总访问量:21654中共松原市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 吉ICP备 05004910号-1
Copyright©2001-2010 by www.sy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