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研究 >> 党史人物

党史人物—张 毅

                                                                                     冲破伦理  投身革命
   

    张毅(原名吴望英,1920—1947)出生于上海的一个富商家庭。
    张毅6岁时开始上小学,在中国女中附属广明小学读书。她自幼聪明伶俐,上学后热爱学习,渴求知识,刻苦用功,以优异的学习成绩念完高小。正当她踌躇满志准备继续升入中学读书的时候,却遭到了家庭的反对。张毅的父亲满脑子封建伦理观念,对女儿提出继续读书的要求横加干涉,经常向女儿灌输“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思想。他对女儿说:“你已经读完了高小,认识几个字也就不错了。”由于父亲的阻止,张毅被迫停学了。经过小学几年的学习,张毅的思想开阔了不少,小小年纪就立志不走父亲为她安排的路,不愿把自己关在屋里,做封建伦理道德的牺牲品。她要读书,要到社会上去,要学习掌握知识,要接受新事物。她深深感到不读书就不能自立,不读书就没有出路。因为不能实现自己上学读书的愿望,她对家庭,特别是对她的经商的父亲极为不满。
    1937年“八一三”沪战发生,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了上海。张毅亲眼看见了日本侵略军在中国土地上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她非常痛恨日本强盗。在当时反日爱国进步思想的影响下,她终于冲破了封建思想的束缚,走出家门,投入到全国人民的抗日洪流中。她还先后动员自己的伯父和堂兄为前方抗日将士捐助棉衣,做一些有利抗日的事。
    这期间,张毅读了巴金的小说《家》等一些进步文艺作品,从中受到启发和教育。为了继续上学,她和父亲据理力争,软磨硬泡。父亲没有办法,只好同意她继续读书。于是,她进入了华东女中。
    由于张毅思想进步,发奋读书,热情大方,乐于助人,所以她在同学中有很高的威信。上中学后,张毅经常和进步同学接触,互相推荐进步的书刊杂志。如《译报周刊》、《神州日报》等,经常在一起讨论国家大事和社会上一些不合理现象。诸如“日本为什么侵略中国?”、“红头阿三为什么打黄包车夫?”回到家里,她再也不让保姆称她为“小姐”了。由于她不断探求救国救民的道理,终于使自己接受了共产主义思想,选择了革命道路。
    1939年,张毅参加了我党的外围组织——上海学生协会,并担任小组长,负责抗日救亡工作。1940年1月,她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由于在华东女中,她的身份被暴露,1941年,党组织决定将她转入中华女中,后又转到大同附中,并担任党支部书记,做学生工作。当时,大同附中有一些学生参加了一个叫“一心歌咏班”的灰色团体,实际上这是托派的外围组织。为了团结更多的学生抗日,党组织派她设法打入进去。她通过一段时间的调查了解,掌握了一些具体情况,并做了大量的工作,争取了大多数的学生,激发了他们的抗日爱国热情。这些同志后来都去了革命根据地。
    1942年,时局逐渐恶化。日本帝国主义和蒋介石相互勾结,疯狂镇压人民群众的抗日活动,迫害共产党和革命者。为了保存力量,党组织决定让张毅撤退到苏北根据地去。1942年9月,又被派到江淮银行等处做群众工作,后又到盐阜区区委做组织干事。
   

                                                                                                                     不惧艰险  抢挑重担
 

    1946年5月,中共中央派十几万大军挺进东北,开辟根据地。在一个茫茫的黑夜,有一支土改工作队迅速地越过敌人的封锁线,来到了前郭尔罗斯大草原。在队伍中,只见一位中等身材、留着短发的女同志,她就是张毅。
    来到前郭以后,组织上考虑张毅是个女同志,出生在大城市,她的爱人南阶池也是旗委副书记,便决定让她留在县里工作。张毅多次向组织提出要到基层去。她说:“正因为我生在大城市,才需要到基层去锻炼;正因为我是旗委副书记的爱人,才应该带头到最艰苦、最危险的地方去。”根据她的请求,组织上把她派到情况复杂、斗争激烈的深井子区担任区委副书记。
    当时,反革命势力很猖獗。深井子区七棵树屯的乡长林来春被土匪武装杀害了。土匪们还煽动群众反对共产党,不许和共产党的工作队接触。当时张毅想:既然敌人来了“下马威”,我们也不能示弱,也给敌人来个“顶风上”。她带领张保富等几名队员,冒着危险来到七棵树屯,他们紧紧依靠贫下中农,和苦大仇深的农民交朋友,给农民讲革命道理,使他们懂得只有跟着共产党,才能推翻封建地主阶级的统治,翻身做主人。经过一段深入细致的工作,团结了四、五十个基本群众,使工作队在群众中站稳脚跟。反动土匪不甘心让一个女共产党占上风,几次设法抓张毅,由于乡亲们的保护和张毅的沉着机智,摆脱了敌人的追捕。土匪们经常在晚间出来活动,张毅就带领工作队白天紧张地工作,晚上与敌人周旋,有时一夜要走几十里的路。
    为了培养骨干,张毅和区委书记阎政儒商量,办了一个有四十多人参加的训练班。在训练班上,张毅亲自讲课,宣传讲解党的政策、主张,穷苦人民翻身解放等革命道理。她讲得生动、实在,深入浅出,每句话都说到了大家的心坎上,大家越听越爱听。训练班结束后,经过训练的群众成了各屯的骨干力量。其中有不少人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不久,各屯都建立了党小组,还成立了“农民翻身会”、“妇女会”、“儿童团”等群众组织,镇压了罪大恶极的地方恶霸,为民除了害、伸了冤。
    1947年春节后,我党为了适应解放战争的需要,动员青年应征入伍。张毅反复向群众宣传打败蒋家王朝、保卫胜利果实、解放全中国的伟大意义,分析全国胜利在望的大好形势,描述了共产主义社会的美好远景。听了她入情入理的演讲,青年们踊跃报名,一下子有一百多人参了军。群众说:“张书记不会给我们亏吃,听她的话准没错。”
    同年3月,我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始围剿盘踞在伏龙泉一带的国民党军队,战斗十分激烈。上级决定要在群众基础较好的七棵树屯设立临时兵站。张毅立即进行了动员。很快,群众有粮的献粮,有草的出草,有房子的腾房子。不到半天时间,临时兵站就建立起来了。一批批伤员从前线抬到这里,群众精心照料,保证了前线战斗的顺利进行。
    张毅在领导深井子区的土地改革斗争中,认真执行党的方针政策。深井子区有一个姓善的富农替外屯一个大地主窝藏财物。群众知道后很气愤,要把这个富农打死。当时区委有个领导,也主张按群众的要求办。张毅找到那位区委领导同志,耐心地开导他要按党的政策办。经过张毅的反复讲解,那位领导被说服了,积极向群众宣传党的土改政策,并使那个富农把窝藏地主的全部财产交了出来。
    张毅对党的事业忠心耿耿,心里装着党和人民的利益,很少想到她自己。她调任八郎区委书记以后,不顾妊娠反映的折磨,还是和过去一样,同大家一起上上下下,摸爬滚打。有时来了紧急任务,不管白天还是黑夜,她二话不说,拔腿就走。她患有夜盲症,夜间走路很困难,土匪又出没无常,这些她全然不顾。有一次她在北上屯,为了赶回区里开一个紧急会议,不顾同志们的劝阻,脱掉鞋子,挽起裤脚,冒着大雨,趟着泥水,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十来里路,到了区里天已经黑了。她的那种不顾个人安危,始终不屈不挠、刚毅顽强的革命精神,影响和带动全区每个同志。
    张毅非常关心同志,爱护同志,她从不摆官架子,不以领导自居,和同志们平等相处,区队队员孟宪德同志的妻子来了,张毅亲自安置房子;小邹得了伤寒病,张毅经常来到他的床前,问寒问暖,为他煎汤熬药,做可口饭菜;在区里食堂吃饭时,张毅总是忙着给大家添饭添菜;她到县里开会时,爱人见她怀孕就买了些好吃的让她补养身体,张毅就拿回来分给同志们吃。为了提高区里同志们的文化水平,张毅亲自制作学习规划,无论再忙再累,她都耐心地教大家学文化。不少同志在她的帮助下脱盲,能给亲人写信了。
    张毅爱护同志,对同志们的缺点却从不迁就。区委有个干部叫张中学,贪污了没收地主的钱财。张毅及时地批评帮助他,使他认识了错误,并把贪污的一亿元钱(旧币,一万元等于一元)交公。通讯员从农会会长那里要来一块绸子布包手枪,张毅知道后,命令通讯员把绸子布送回去。
    张毅很善于团结同志。深井子区工作队中有一半队员是蒙古族。在张毅的带领下,蒙、汉队员团结一致,同心协力地工作。
    张毅密切联系群众。她无论走到哪个屯,总是挨家挨户地走访了解情况。谁家最穷,张毅就在谁家吃住。到了群众家,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烧火、做饭、哄孩子什么都干。有的群众称她“长官”,给她做饭时尽力做得好一点,但她坚决不允许。她说:“我是为人民服务的,不要把我当外人,你们吃啥我就吃啥。”她在三家子屯帮助群众拔麦子,手被扎出血,别人劝她不要干了,她不肯,一直干到收工。
    1947年春天,战争形势已经明朗化,夺取全国胜利已成定局。张毅便抓住有利时机,动员群众搞好春耕生产。当时,由于缺少畜力,群众只好自己拉车送粪,拉犁耕地。张毅看到这种情况,就把自己骑的马给群众种地用。其他区队干部也纷纷把马献了出来。
    张毅赢得了群众的信任,群众把张毅当作知心人,有话愿意对她讲,有问题愿意找她帮助解决。
    张毅对同志,对群众满腔热情,可是她对自己却要求得很严格。她廉洁奉公,艰苦朴素,从不花公家一分钱,不占公家物品,从不损害群众利益。虽然没收地方的财物中有许多好被子,但她用的被子还是补了又补。通讯员多次劝她换一床新的,她却坚决不肯;有时路过瓜地,老乡们让她尝个瓜,她推让不过,总是先交钱,后吃瓜,如果老乡不肯收钱,她就不吃。
   

                                                                                                   英年早逝  业绩永存
 

    1947年11月,张毅怀孕临近产期只有一个多月,她的工作任务很重,身体很不好,组织上决定让她休息。但是,她却没有休息,由于过度的劳累,她终于病倒了。正当同志们盼望她的病尽快痊愈时,她却不幸因药物中毒而逝世。
    张毅虽然没有牺牲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没有牺牲在刽子手的刑场上,但是,她27岁短暂的一生却闪耀着无私无畏的共产主义光芒,人民会永远怀念这位不朽的烈士。

总访问量:21654中共松原市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 吉ICP备 05004910号-1
Copyright©2001-2010 by www.sy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