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料征编 >> 回忆、口述、资料

宋明忠

宋明忠

重机枪手宋明忠

孙国栋

宋明忠,男,1927年2月出生,1945年6月参加革命,1946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服役13年。1983年10月在前郭县种畜场工会主席岗位上离休。

儿时的宋明忠家中共八口人,四个姐姐,一个哥哥,他是老小,家中一贫如洗。据他回忆,那时候就有一个心愿,一定要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日本侵略,我们就要反侵略,要不然我们中国人就不会有安生日子过。于是,刚满18岁,他就入伍了。

宋明忠个子很高足有一米八四,虽然个子高但战争年代吃不饱、穿不暖,身体非常瘦,用宋明忠自己的话说:“那时,身上只有骨头没有肉。”由于他个子较高,在部队负责扛重机枪,很多时候扛的都是92式重机枪,这种机枪一般都是从日本鬼子那缴械来的,92式重机枪光枪腿重达60多斤,枪身70多斤,这样一挺重机枪重达130多斤,那时武器少啊!战士们都把这重机枪视若珍宝,视为自己的生命。部队安排专人(3个人)负责一挺重机枪,随队伍前进时3个人倒班,轮换着扛重机枪前进。他说,虽然我扛的是重机枪,很重,但是还是排头兵,经常和班长一起走在队伍的前边,那时候他很骄傲、很自豪。

抗日战争期间,宋明忠经常和日本鬼子拼刺刀。谈到自己感受时,宋明忠说:“和日本鬼子打仗,刚开始时也害怕,但一旦拼上刺刀就不害怕了。当时,只顾着胜利了,别的事根本顾不上。”他就记得日本鬼子真有劲呀!和他们拼刺刀得想办法,不能硬拼。和日本鬼子打仗,战士们在战场上拼杀的情景他记忆深刻,死伤是太正常的事了。

宋明忠战争中身受三处重伤,到现在身上还留着深深的疤痕。最重的一次是右腿中弹,子弹从大腿中穿过去,但幸运的是伤及的是静脉不是动脉,否则他可能就小命不保了。那是和日本鬼子的一次激烈战斗,具体是哪次战斗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了,只记得在战斗中被击中一枪,当时他就倒地了,不能动弹,具体打在什么部位,也不知道,只记得出了好多血,后来,担架队把他运到后方老百姓家养伤,回忆起当时在老百姓家养伤那段时间,宋明忠激动的哽咽了,他说:“老百姓对我们这些伤员太好了,真是比亲人还亲呢!他们家就一个儿子也送去当兵了,所以他们看到我就象看到了自己的儿子,把家里所有好吃都拿出来给我吃,所以我的伤仅用三个月时间就恢复了。”宋明忠一边回忆,一边不停地感叹!太好了,老百姓真是亲人啊!

宋明忠第二次负伤是被60炮的弹片炸伤了左小腿,现在那个弹片还残存于他的腿中,直到现在还时常隐隐作痛,但那已经成为他终生的印记……第三次负伤是什么时候他自己也不记得了。提起和自己一起战斗过的老战友,都在不同战役中牺牲了,宋老再也控制不住激动的心情,痛哭流涕……

宋明忠回忆起当年打仗时的艰苦,表情凝重,但他说战争年代虽然苦,但人们真有一股劲,似乎有种无形的力量支撑着自己,他说,他们当时也经常苦中作乐,用唱军歌的方式互相鼓励,鼓舞士气,说着宋老动情的唱了起来:“铁流两万五千里,直向着一个坚定的方向,苦斗十年锻炼成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一旦强掳寇边疆,慷慨悲歌奔战场。首战平型关,威名天下扬,首战平型关,威名天下扬!嘿!游击战敌后方,铲除伪政权。游击战敌后方,坚持反扫荡!钢刀插在敌胸膛,钢刀插在敌胸膛!巍峨长白山,滔滔鸭绿江,誓复失地逐强梁。争民族独立,求人类解放,这神圣的重大责任,都担在我们的双肩。”这首歌是由公木作词,郑律成作曲,1939年谱写的八路军军歌。宋老唱的非常完整,并非常动情,可见他对战争年代所发生的一切是记忆犹新的。

他对国家对部队有着深厚的感情,他认为部队培养一名战士不容易,他说:“我们的原则是能做点啥,就要做点啥,能上战场的就要上战场,受伤不能上战场的就在后方工作,总之,我们不会让国家白白供养着,一定要为国家做点贡献。”

宋明忠先后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印象较深的有山东省昌乐战斗、薪泰战斗、孟良崮战役、济南战役,抗美援朝战争等多个战役。由一名普通战士成长为一名政治坚定、贡献突出的连长。先后获得过解放战争奖章和朝鲜军功章。

宋明忠的儿子受他影响也当过兵,孙子正在部队当兵,一家三代都是军人,可以说他们家是军人世家。一枚枚军功章、一块块奖状、一张张穿着军装的照片,到处彰显着军人的风采。

宋明忠转业后在黑龙江省生产建设兵团工作,后来转到吉林省前郭县工作,1983年10月,在前郭县种畜场离休。离休后,战争中受伤最重的右腿伤势复发,后来没办法做了股骨头手术,现在只能靠轮椅度过晚年了。

中共松原市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 吉ICP备 05004910号-1
Copyright©2001-2010 by www.sy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