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料征编 >> 回忆、口述、资料

马万金

马万金近照

险些被截肢的抗战老兵马万金

 

马万金,男,1925年出生在辽宁省康平县十家子村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1945年1月参加东北民主联军,除参加过抗日战争外,他还参加过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建国后,为支援抗美援朝战争,马万金又随军入朝。由于作战勇敢,立大功两次。

作战勇敢 不怕吃苦

儿时的马万金,家中生活十分拮据,正值上学的年龄,为了生计他不得不给地主家扛活,受到非人的待遇。快20岁时,他还没有穿过一双像模像样的鞋,更没有穿过袜子。1945年1月,当他得知八路军是穷苦人的军队时,他毅然决然地参军了,他在八路军39旅5连5班当了一名步兵。他回忆说班长是四川人,名字叫李万河,军长叫梁本业。

那时,部队的武器装备也不好,刚一入伍时只配发4枚手榴弹,没有枪支,只有和日本鬼子作战才能从日本鬼子手里得到枪支。刚入伍时与日本鬼子在吉林省的茂林、黑林子等地作战,后来随部队到山东省各地战斗。当时主要作战方式是地道战。据马万金回忆,那时日本鬼子的武器非常先进,我们的同志也没少牺牲。和日本鬼子战斗很艰难,很多时候吃的喝的都成问题。饿了吃树叶,饥渴难耐就捧一马蹄坑里的雨水喝,条件艰苦程度是可想而知的。战士们因为常年在外急行军,鞋都磨破了,到了冬天,冻的实在受不了,战士们把牛粪作为最佳的取暖设备。行军途中,看到牛粪,战士们就争着把脚插到牛粪里取暖,感觉脚暖和一些再继续前进。

八路军当时的力量很薄弱,不能和日军抗衡,一般都是晚上行军,白天就住在老百姓家中,给老百姓挑水、劈柴、扫院子,所以在老百姓心中,八路军是救苦救难的好人。马万金在老百姓家中表现非常积极,在作战中表现也非常勇敢,于1946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抗美援朝 保家卫国

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马万金随38军114师首批入朝。

1950年10月25日午夜2点多钟,38军后卫第114师从辑安过江,进入了朝鲜北部边陲小镇──满蒲。满蒲这座与辑安隔江相望的异国山城,已遭到敌机的野蛮轰炸,房屋倒塌,弹坑遍地,残垣断壁随处可见。

马万金来不及感叹战争的残酷,就随所在的340团2营5连1排2班,在大山的掩护下,向前线进发。入朝的第一天,就有一些战友牺牲在刚刚跨出国门的异国土地上。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战友们怀着悲痛的心情,告别牺牲的战友又匆匆赶路了。

此时,我40军已在北镇温井一带阻击北犯之敌,打响了抗美援朝的第一枪。10月末的朝鲜已寒风瑟瑟,大雪满山。马万金他们住在山上简易的掩体内和衣而卧,冬夜的寒气使他们难以入睡。我运输线屡遭敌机的狂轰滥炸,后勤供给又时常中断,战士只能吃自带的食物充饥,有时断炊只好就地筹措点粮食,筹集的多数是苞米,只能烀粒吃,其艰苦程度可想而知。

马万金在朝鲜战场上几乎参加了340团所有的战斗,打价川和394.8高地使他终生难忘。

1950年10月26日的德川之战,38军为第二次战役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为了歼灭更多的敌人,鼓舞士气,给美伪军以沉重的打击,112师和114师奉命围歼军隅里和价川之敌,堵住敌人南逃之路。马万金和他的战友奉命向价川进军,晚12点左右,340团接到上级的作战命令:午夜1点必须赶到价川!歼灭南逃之敌。

兵贵神速,我军先于敌人到了价川。战士们不顾急行军的疲劳,到了价川就在公路两侧山上占领了有利地形,修工事挖掩体,为阻击敌人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这时,山下公路上一串串灯光伴着轰鸣的马达声由远而近,战斗即将打响。仓皇南逃的敌人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们又钻进了我军设计好的口袋阵。一声枪响,连长发出了战斗命令,顿时枪声响起万弹齐发,前头的车辆被击中起火,堵住前进的道路。敌人乱作一团,纷纷跳下车向山头仓促还击。马万金手中的机枪一个劲地抖动着,弹壳不断跳出,副射手李文东将压好的弹夹放在机枪旁,随时准备更换。

敌人的火炮架在公路上开始轰击我阵地,敌步兵边射击边向山上摸来,志愿军战士在山头的工事里给予迎头痛击,在手榴弹、炮弹的闪光中,敌人纷纷倒下。马万金这挺机枪一个劲地吼叫着,枪口喷出红红的火焰。

“隐蔽!”马万金下意识地喊了一声,随即往下一滚,刹那间,炮弹在他们附近爆炸。随着一声巨响,马万金被埋在土里,而战友李文东被炸得血肉模糊,当场壮烈牺牲。

马万金从工事里爬起来,抖掉身上的尘土,顾不得牺牲的战友,拽过机枪,一阵猛扫,敌人一片片倒下。经过半夜的激战,马万金同他的战友们在价川胜利地完成围歼阻击敌人的任务。

攻打394.8高地,给参战的38军每一个战士留下刻骨铭心的记忆。

1952年10月6日晚5点30分,三发红色信号弹升起。我军的大炮、喀秋莎火炮开始对394.8高地轰击。394.8高地是敌伪九师一个营固守,而高地两翼纵深有多个炮兵营支援,该高地易守难攻。

作为突击部队,114师340团4个连队22个排,分5个突击方向向394.8高地发起突击。

敌人在高地的东北角筑有钢筋水泥工事,有火炮和轻重机枪严密防守。师指挥部把攻打高地东北角的任务交给了二营。晚12点,二营五连接到攻击的命令。马万金所在的一排,负责向阵地前沿运送炸药,二排三班负责炸毁敌人工事。

在通往前沿的补给路上,敌人用火炮实施严密封锁,给我军运送弹药的战士构成极大的威胁,我们的战士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血的代价。

在敌人密集的炮火中,马万金同战友们拉开距离前进,他右臂挟着炸药包,侧着身用左臂左腿着地,沿着交通沟艰难地前进。敌人的子弹在头顶上嗖嗖地飞过,冰雹似的炮弹掀起的尘土使人呼吸都感到困难。马万金全然不顾,侧身匍匐前进,一次又一次地把炸药送到三班。

394.8高地的战斗已白热化,炮声隆隆硝烟滚滚,运送炸药的战士往返于前沿和各阵地之间。当马万金第五次返回时,一颗炮弹在他身后爆炸,马万金左腿、双肩和头部多处负伤。他站了起来向后跑出几米,又一颗炮弹在他身边爆炸,马万金被埋在土里,战友顶着呼啸的炮弹,把马万金从土里救出来,这时鲜血已湿透了马万金的衣襟,马万金面色苍白,处于休克状态,战友冒着硝烟把他抬下阵地,送到山下绑带所治疗。

直到退伍回到家,还有两块弹片残留在马万金体内。这次负伤的还有同乡战友董福兴、聂好荣和李树桐,而李树桐的双腿没有保住,住院后做了截肢手术。

战争伤痛 永恒记忆

战争的创伤,是留给老抗战军人永恒的记忆。

马万金参加过多个战役,身上也留下了多处伤痕,经有关医疗部门鉴定,被评为伤残“二等甲”。

谈及他一生中最大的憾事是什么时,他说最大的遗憾就是参军后没能及时回家探望母亲,直到母亲去世也没见到母亲一面。马万金除两个妹妹之外,还有一个弟弟,在马万金参军后不久弟弟也去乌兰浩特参军了,家中的两个壮丁全部参军,这对马万金的母亲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打击。马万金在参军期间由于战事较多,从来没有回家探望过母亲,又由于当时没有通信设备,母亲在家也不知道儿子是否还活着,老母亲以为儿子已经在战场上牺牲了,撕心裂肺的想念,让这位老母亲整天以泪洗面,后来终于哭瞎了双眼,母亲忍受不了思念儿子的痛苦,在抑郁中去世了,然而就连母亲去世,马万金也没能见上母亲一面,谈及这件事,马万金的目光是呆滞的……

1954年,马万金退伍回到了前郭县黑岗子村,投奔姑姑家。从此,他就在黑岗子村找了对象成了家。退伍后的马万金生活上虽然并不富足,但也倍感幸福,因为他知道现在生活比起战争年代简直就是天堂,能够过上现在的幸福生活他连想都不敢想。

然而,原本宁静的生活却被当年战争中留在身体里的两块弹片扰的不得安宁,随着时间的推移,两块弹片在体内“不安分”起来。1995年左右,马万金负伤的腿已经开始大面积腐烂,但一直很坚强的他坚持不去医院,但终于有一天,他疼的受不了了,这才在儿女们的劝说下去了医院。浮肿的大腿给医生都吓坏了,原来,负伤的那条腿已经生满了寄生虫(蛆),很恶心人。经过几个医生会诊,认为应该将受伤的这条腿截掉,否则,可能会危及生命。但经家人商量,还是尽量保住马万金这条腿,因为儿女们都知道,父亲需要它,战争年代就是靠着它走遍了全中国,如果真是做了截肢手术,父亲一定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儿女的努力下,找到一位知名专家给马万金做了植入钢板手术,这算保住了一条腿,现在也能走路了。马万金除了腿部植入钢板外,膝盖也换成了钢的,但好在活动自如,他也很高兴。

如今,马万金对生活很满足,地方政府给他盖了三间宽敞明亮的砖瓦房。这充分体现了党对曾经打过江山,保卫过世界和平的老军人的关爱,也充分证明党没有忘记他们,人民没有忘记他们。

 

 

 

       中共松原市委党史研究室 孙国栋

中共松原市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 吉ICP备 05004910号-1
Copyright©2001-2010 by www.sy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