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料征编 >> 回忆、口述、资料

史世明

史世明近照

司号员史世明

 

史世明,1925年8月出生于河北沧州,1942年参加革命,现居住在松原市长岭县长岭镇骏城小区。现年91岁的他,看起来依然硬朗。尽管年事已高,很多事情都记不太清楚了,但知道我们的来意后,打开话匣子和我们聊了起来。

“毛主席教导我们说,不要吃老本,要立新功!”“我们八路军就是为人民服务的,这是我的本质”,史世明虽然年过9旬,但那铿锵有力的话语掷地有声,由此,足见一位革命前辈的道德操守,是值得我们后辈学习和继承的宝贵精神财富。

少年时期的史世明,家中生活条件十分艰苦,6岁那年,父亲去外地扛活;母亲给地主家当保姆,而他就在天津市过着乞讨的生活。那一年,雨季来临,突发洪水,母亲被洪水淹没,而他是幸存者。从此,他一个人在天津过着流浪的生活,没有衣服穿,整天身上披个草袋子,地主家的厕所就成为他的栖身之地。

四处流浪的史世明16岁时遇到了八路军,从此,他参加了革命,到八路军步兵渤海第一军分区十八团当了一名司号员,他还记得当时的司令员是张洪印。那时候由于敌强我弱,八路军总是划整为零打游击战,据他回忆,当时是能打就打,打不过就跑,找机会再打。枪支等武器弹药都是从日本鬼子手里夺来的,当时用的手榴弹也是自制的,用农民耕地用的犁铧打碎成小块,装在酒瓶子里,既使这样的手榴弹也不是太多,一次战斗中每人只配发4枚,可见战斗的条件是十分艰苦的。

因为史世明是司号员,所以只要有战斗就有他的身影。抗日战争期间,由于战争需要,村与村之间,道路两侧等到处都挖战壕。记得当时都是夜里当地老百姓配合挖战壕,战壕就成了战士们的家。打起仗来,没有吃的就吃树叶子,树叶子吃没了,就吃树根,总之,条件艰苦程度是难以想象的。

史世明在抗日战争期间参加过的战斗太多了,也记不清参加过多少次了,但他清晰记得解放日本鬼子占领的县城:山东省乐陵县城、宁静县城、吴桥县城、安平县城、小站县城、旭县县城、黄驿县城、盐山县城、齐口县城等。据史世明回忆:1942年到1945年,参加过战斗无数次,但从来没有穿过军装,直到1946年归到正规部队,才穿上了军装。

史世明18岁那年,在一次战斗中,史世明所在的游击队和日本鬼子在津浦铁路线遭遇,双方展开了肉搏战,一对一的和小鬼子拼起了刺刀,你来我往,史世明瞅准机会刺死了日本鬼子,日本鬼子同时也把刺刀刺了过来,正巧刺到史世明的头部,刺出一道足有10几厘米长的口子,直到现在深深的伤疤还清晰可见。

史世明说他见过陈毅,多次听陈毅讲话。提到陈毅,史老说:“陈毅可厉害呀!那是十大元帅之一呀!”史老还风趣地说:“我认识陈老总,但陈老总他不认识我呀!”

1949年1月31日,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结束后,国民党政府就像一只漏船,即将沉没。4月2日,国民党拒绝在《国内和平协定》上签字,毛泽东主席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强渡长江。史世明所在的部队也奉命抵近长江。强渡长江开始了,史世明吹起了进军的号角。不料,他被敌人的炮弹炸伤了腿部,不能随部队前进,他被送到后方医院养伤。伤好的差不多了,他就和医生商量要回部队,医生告诉他说和大部队联系不上了,史世明的心情非常沮丧。恰好这时他听说父亲被日本鬼子抓到东北当劳工,他就请假,一路找到东北,打听父亲的下落,最后打听到父亲在长岭县巨宝镇,后来,长岭县巨宝镇就成为他的家。

2005年9月,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座谈会上史世明受到王云坤、王珉等吉林省领导的亲切接见。

史世明一家可以说是军人世家,他的儿子当过兵,孙子刚刚回到地方武装部工作。他经常风趣地说:“我是老兵,我儿子是二兵,我孙子是三兵。”

中共松原市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 吉ICP备 05004910号-1
Copyright©2001-2010 by www.sy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