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料征编 >> 回忆、口述、资料

李新堂

李新堂

 

沂蒙战士李新堂征战纪事

孙国栋撰稿

李新堂,1922年出生在山东省博兴县兴福乡驸马村的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他幼年时随父亲讨过饭,历尽人间苦难。

初战沂蒙山

1945年1月,在日本投降前夕,李新堂参加山东独立团,分配到警卫连三排九班。同年5月,总队奉命攻打敌人据守的县城时,与日本鬼子拼刺刀,他颈部受了伤。8月打下禹城后,日本鬼子投降。山东独立团改编为山东野战军第七师。李新堂又被分配到一团一营炮兵连三排七班。

日本投降后,齐鲁大地谁主沉浮?共产党领导下的新四军同国民党反动派又展开激烈的角逐。

这年冬天,敌人占领了沂蒙山。抗战英雄,时任七师师长的杨国夫,正活动在沂北山区同敌人开展游击战。当时全师5个团一千五百余人,露宿山林旷野,部队经常断炊。当地老百姓给他们偷送高粱面菜饼等食物充饥。有些伤员一时撤不下来,他们就冒着杀头的危险留在家尽心调养。

正像一首歌唱到,“添一把蒙山柴炉火正旺,舀一瓢沂河水情深意长。”

有时,山上没水,战士就喝积存下发臭的雨水,环境十分艰苦。手中的武器也十分落后,他们使用的多数是“章丘炮子”,打10多发子弹枪管就发热,很不管用。就在这艰难困苦的条件下,我军仍给敌人以沉重的打击。

一天夜里,三排的战士正在山沟里睡觉,突然接到命令,去偷袭敌人占领的一个村庄。李新堂拿起枪和战友在茫茫黑夜中下了山,他们越过几道山梁,悄悄地接近山沟下的那座村庄。村庄一片寂静,敌人仍在酣睡中。战士们在村外隐蔽待命,班长带着李新堂向村头摸去,在黑暗中看见敌人的哨兵来回走动,他俩一点点地向哨兵爬去,不敢弄出一点声响。当距哨兵三五步远,就在哨兵转身的时候,他俩突然跃起,班长首先把哨兵的嘴堵住,李新堂死死地抱住哨兵大腿。

李新堂低声命令:“不要出声!”

他俩把哨兵摆到村外,不一会儿,四班把另一个哨兵也抓了回来。

除掉了哨兵,一营的战士从四周涌入村中。排长冀中相带领十几名战士摸进一大院内,向敞开的屋里扔了四五颗手榴弹,屋里顿时浓烟滚滚,喊叫声不断。

战士迅速冲进屋内大喊:“缴枪不杀!”

没有被炸死的缴枪投降。

经过十几分钟的战斗,俘虏敌人二三十名,其余战士押着些“战利品”迅速撤离。

在沂蒙山区,李新堂又战斗了三个多月。一件终生难忘的趣事就发生在这段时间里,因为李新堂和战友们长时间在山上作战,经常枪声四起,已经习惯了,有一段时间他总听到山下枪声大作,就以为又有战事,但实际上是过年了,百姓用鞭炮庆祝新年,然而所有战士根本没有福气过这个新年。这件事直到现在提起,他还觉得可笑。

鲁南战役后,李新堂所在的部队改编为华东野战军第十纵队。他已是二十八师二二四团一营三连三排七班班长。

李新堂又奔赴豫东作战。这期间他听到一个不幸的消息:因他在共产党军队当兵,还乡团长郭家邦抓住了他的父亲,老实的父亲遭毒打后悬梁自尽了。血海深仇,更坚定了李新堂革命到底的信心。

淮海阻击战

1948年11月6日,华野各路大军以雷霆万钧之势,挺进淮海地区,拉开了淮海战役的序幕。淮海战役的第一阶段,我军迅速地以绝对优势的兵力,经过十七个昼夜的激战,终于将黄伯韬七兵团包围在徐州以东的碾庄。黄伯韬四面楚歌,就在总部被捣毁的那一刻,黄伯韬被击毙。

在第二阶段作战中,主要以歼灭黄维十二兵团为主。

此时,我中原野战军的8个纵队,和协同作战的华东野战军的3个纵队,已将北进的黄维兵团的12万人马,困在以双堆集为中心东西20里,南北15里的包围圈里,敌人大为惊恐呼救求援。

为了阻击李延年六兵团北援,李新堂所在的二二四团奉命挖壕堑修工事。时至初冬,战士没有住处就住在工事里,没有粮食有时只吃少许地瓜。

12月2日,北援的李延年部队开始进攻了。

一天中午,敌人的飞机出现在阵地上空,对我阵地进行疯狂轰炸,远程火炮也开始向我阵地轰击,尘土遮天硝烟蔽日,工事被炸平人被炸飞,刹那间,战士伤亡惨重,七班阵地上剩下的三个人也都被埋在土里。这时,前方四辆坦克并排开上来,其中一辆隆隆地直奔七班阵地开来。李新堂抬起脸,抖落头上的尘土,敌人的坦克只有五六米了,他大喊:“炸!”

坦克上来了!三个人突然跃起。李新堂从后面,机枪射手和另一名战士从侧面,同时向坦克投出反坦克手雷。在接二连三的爆炸声中,坦克链轨被炸断,瘫痪在那里。6个敌人从车底下钻了出来,不情愿地当了俘虏。其它几辆坦克也先后被兄弟连队炸毁。在这次战斗中,营长牺牲了,副营长也挂了彩。敌人的后续部队赶到时,我军已后撤20里重新组织力量构建阻击阵地。由于我军节节阻击,迟滞了敌人的增援,保证了我军聚歼黄维兵团的胜利。

渡江第一船

1949年4月2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渡过长江。这一天,李新堂终生难忘。

三个月前,团部派顾毕和、李新堂等二十多名战士,前往长江北岸一个叫五维港的地方筹措船只。他们来到这里走村串户,宣传党的政策,做群众工作。对提供船只并摆船渡江的船工给工钱,家属给粮食,没有住处的安排住处(有些人常年住在船上)。由于他们工作做得细落得实,又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他们先后筹措大小船只四百多条。大船可乘一百人,小船可乘三十多人。招募船工两千多人,并组织他们开展政治学习,提高了船工的思想觉悟,从中挑选素质好的任命为大船队长、副队长和小船组长。

此时,南岸的敌人修地堡挖工事,准备负隅顽抗;北岸的解放军战士修船补帆蓄势待发。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21日晚8点,部队接到谭震林“向江南进军”的命令,我军万炮齐发,震天动地,炮火映山红了江面,五维港沸腾了!

二二四团作为突击船队,扯起风帆率先驶离北岸。

副团长宋家列身先士卒一船当先,指挥三四十条船只横排向南岸飞去。战士趴在船上,机枪架在船头,船工站在船上调整风帆摆正航向。

南岸的敌人疯狂地向江中开炮,炮弹不时落在船边,激起数米高的水柱,掀起的大浪无情地冲击船体,小船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飞射的子弹穿过船帆就像敲击树叶的雨点,发出“啪啪”的响声。

江水滔滔,炮声震天,船借风势勇往直前。一船工兴奋地说:“托毛主席的洪福,顺风顺浪。”

船工始终挺立船头,不避飞射的子弹,战士倍受鼓舞。船过中流,战士手中的武器也开始向对岸射击,炮弹的爆炸声,各种武器的射击声,奏响了渡江战役的交响曲。

20多分钟,宋家列的指挥船到达南岸,战士们跳入水中扑向对岸,李新堂和同船战友是二十八军渡江第一船!南岸敌人的工事大部被我军炮火摧毁,敌人见大势已去开始向南溃逃,战士登上江岸乘胜追击。李新堂和三名船工又将船划向北岸,运送后续部队渡江。

在这次渡江战役中,李新堂荣立小功一次。

之后,他随部队战上海、打金门,1957年去西康剿匪;1958年到黑龙江密山搞军垦,当时李新堂已被授予少尉军衔。李新堂一生中共受伤7次,每次都是死里逃生,当年经历的战争他是不幸的,但和牺牲的战友相比他又是幸运的。

1961年李新堂转业到前郭县,曾任工农兵旅社书记、粮食所副所长等职。1980年1月在粮食所离休。

1981年,这位山东籍的松原老军人离休在家,现居住在松原市南苑小区安度晚年。

中共松原市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 吉ICP备 05004910号-1
Copyright©2001-2010 by www.sy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