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料征编 >> 图书连载

《历史不会忘记》连载一

《历史不会忘记》连载一

高万宝扎布

 

高万宝扎布于1923年6月出生于郭尔罗斯前旗王府的一个蒙古族家庭。父亲乌勒吉布彦属“哈拉抽”平民身份,精通蒙汉文,有较高的文化修养,是1945年“八一五”光复后,郭前旗的第一任旗人民政府主席。

 

思想的启蒙

 

良好的家庭环境和家庭教育,使高万宝扎布小时候就善于思考问题。在他9岁时,七大爷(旗王爷的叔父)见高万宝扎布干净伶俐,就招高万宝扎布做他的寺童,实际就是奴仆,每天为他洒水扫地,烧水端茶。一次,不小心,高万宝扎布把茶水倒在茶杯外,惹怒了七大爷的夫人,她用棍子把高万宝扎布打得死去活来。夜间,高万宝扎布躺在炕上想,同样是人,为什么王公贵族可以作威作福,我们普通人为什么就得当牛做马受人欺压?他心里怎么也不服气,于是趁夜顺着木梯爬到院外,跑回了家。

这次短暂的经历,在高万宝扎布幼小的心灵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之后,父亲送他到王府国民优级学校读书,毕业后,16岁考入齐齐哈尔市蒙旗师范学校,后改为国民高等学校。在学校他受到了反满抗日思想的熏陶。当时学校有一位老师叫布仁,他经常给学生们介绍蒙古民族历史,讲成吉思汗的辉煌伟业。他还说,外蒙古人民自由了,就是因为在革命党领导和苏联共产党的帮助下建立了人民政权。布仁老师讲这些内容时都在秘密状态下进行,经常受到日本人的监视,这使学生们常有压抑感,本能地对日本人产生不满情绪。当时,一些伪警察为虎作伥,帮助日本鬼子欺凌自己同胞,使高万宝扎布和学生们对这些警察怀恨在心。一次,几个同学在街头的路边上走,无意中朝路边一座房内看了一眼,却意外地发现一个警察正在和一个女人鬼混,同学们下意识喊道:“干什么呢?”这个警察恼羞成怒,跑出屋把这几个同学暴打一顿。当时,高万宝扎布是班长,又是全校的大队长,听到这件事后,气愤已极,和几个同学商量后,狠狠地整治了这个警察。此后,一些警察吸取了教训,在一定程度上收敛了很多。

在读书期间,日本关东军、伪军对苏蒙军队发动了侵略性质的诺门罕战争,结果关东军惨败。在战争过程中,日伪方面的蒙古官兵态度消极,有的脱离战场,还有的跑到外蒙古军中。通过这次战争,使高万宝扎布进一步认识到苏联的强大,对社会主义制度有了好感,同时对貌似强大的日本关东军开始蔑视,从而增强了抗日必胜的信心。

1940年11月,东北抗日联军奇袭肇源县城,消灭了那里的日本鬼子,却不伤害一个中国人,这使高万宝扎布认识到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机智勇敢,有铁的纪律,是人民的子弟兵。

1943年,21岁的高万宝扎布考入长春(伪满新京)建国大学。在大学读书期间,他结识了一批爱国进步的青年,他们在一起秘密传阅《列宁传》和鲁迅的作品等一批进步书籍,探讨受苦受难的蒙古族人民如何才能获得解放?应该走什么道路?通过学习和探讨,他的思想境界有了提高,奋斗目标也明确了。

 

智除反叛分子陈达利

 

1946年2月,吉黑纵队进驻扶余。为团结郭前旗民族上层人士,争取陈达利为首的郭前旗治安队和包青俊为首的保安队,增进郭前旗各民族团结,吉江军区决定,将长白纵队三团二营从长白纵队中划出,与治安队、保安队合编为吉江军区蒙古骑兵独立团,共有1 100多人。陈达利为团长,八路军干部黎晓初为政治委员,高万宝扎布为副政治委员;原保安队长包青俊为三营营长。

吉江军区从实现民族团结的愿望出发,不念陈达利等人的旧恶,想要通过教育来争取、改造治安队和保安队,但为防止其进行反革命叛乱活动,也做了预防不测的准备。

骑兵团组建后,集中进行了一段时间的整训。1946年4月初的一天,高万宝扎布和黎晓初向吉江军区副政委郭峰同志汇报了骑兵团的整训情况后,郭峰说:“两个月来改造部队的政治思想工作效果很大,提高了基层官兵的政治觉悟,重要的是许多旧军人站到了革命的一边。要警惕陈达利等少数反动分子的活动。”

这时,国民党反动派已占领长春和农安县的哈拉海,共产党军队撤出了长春、四平等地,郭前旗成为国共双方争夺的前沿阵地。陈达利一伙以为时机已到,便开始暗中策划,伺机叛变投敌。骑兵团二营驻王府站留守的原治安大队反动分子刘海泉按陈达利的旨意杀害了革命军的铁树排长和3名战士后,叛变投敌,革命军中也有个别官兵或叛变或脱离部队。国民党还委任陈达利为旅长。高万宝扎布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即向旗委王央公书记作了汇报,建议“赶快解除陈达利为首的原治安大队的武装,防止我方受到更大的损失。”随后,又向郭峰同志作了汇报。当晚王央公书记主持召开会议,认真研究了解除原治安大队武装的方案。此时,陈达利等反动头目也在召集心腹人员,密谋利用召开干部大会的机会杀掉老干部和骑兵团进步青年,然后投靠国民党。为了击败陈达利的反革命阴谋,抢时间实现除陈计划,省委决定由郭峰同志亲自出面代表吉江军区、行署参加团干部大会。不出所料,会议一开始,气氛就非常紧张,陈达利借口保卫会议的顺利召开,在楼顶架好一挺机枪,会议室门口也安排了六七个持枪士兵,我方也相对安排了得力指战员加以防范。会议由黎晓初同志主持,高万宝扎布首先发言,揭露陈达利剿匪指挥不利;原治安队员欺压百姓违法乱纪;更不可饶恕的是驻王府站二营的反动分子,杀害了革命军干部;在捉拿国民党党部书记长蒋晓宇时,他们还打死打伤八路军干部和大同会骨干的事实,要求惩办凶手。这时,会场的气氛很紧张,大有一触即发之势。此时,郭峰同志沉着冷静,挺身站出来讲了话,他强调:要认清形势,团结为重。短短的几句话,顿时扭转了会场上的紧张局势。陈达利也由于郭峰同志在场,慑于八路军的威力,没有动手,避免了一场血战。但敌人贼心不死,又生一计。陈万财(陈达利的弟弟)突然闯进会场,对陈达利耳语几句,就出去了。陈达利便站起来说:“新庙地区有土匪,会不要开了,出发剿匪。”郭峰同志及时识破其阴谋,立即阻止说:“陈团长去剿匪的态度积极很好,但未经军区批准部队不能行动。我去请示司令员,你们就地待命等候。”很快,通讯员回来交给陈达利一封信,陈又将信交给黎政委,并说:“走,去军区接受剿匪任务。”

在去军区的路上,黎政委暗示高万宝扎布挽起袖子。当高万宝扎布等人到军区后,黎政委、高万宝扎布、陈达利、王常玉、关兴武五人进了一个屋,其他干部都被领到别的屋。大家刚入座,军区罗杰参谋长给每人点一支烟,然后大声喊:“警卫员,倒茶!”马上进来七八名指战员,将陈达利、王常玉、关兴武缴械关押起来。黎政委立即命令贺希格迅速去缴一营原治安大队成员的枪。在党和郭峰同志的谋划下,在千钧一发之时,不动一枪,不伤一兵就把陈达利等反动分子缴械了,顺利地完成了任务。

 

夜半枪声除叛匪

 

吉江军区和郭前旗粉碎了团长陈达利的阴谋叛变后,教育改造以三营包青俊为首的原保安队的工作就提到了首位。

包青俊伪满时是大老爷府区警察署长、伪治安队长,是日本帝国主义的忠实走狗。他的保安队被合编后,他不服从团党委的领导,拒不参加部队整训。

1946年8月,吉江军区郭前旗蒙古骑兵团根据东北战局变化,奉命进驻大老爷府,整顿三营,就地开展剿匪反霸斗争,巩固后方根据地。

部队到达大老爷府区后,团部驻扎在小庙村,为了教育改造包青俊等人,吉黑纵队副政委郭峰特地赶到大老爷府,同包青俊商谈部队改编和整训问题。当晚,包青俊就召集心腹于瞎子、包宗仁等密谋对策。他忧心忡忡地说:“蒙古骑兵团这次进驻大老爷府,是冲着咱三营来的,咱要不听他们的,弄不好,就会落个陈达利的下场。”

“这事不是玩的,咱何不与国军取得联系,再借四邻的胡子,出其不意一举搞掉骑兵团?”老谋深算的包宗仁说出了自己的心思。

他们很快达成共识并拿定了主意,表面装出接受改编和整训姿态的包青俊,暗中加快了和国民党中央军的勾结。

一天晚上,工作了一天的黎晓初和高万宝扎布刚刚入睡,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他们惊醒。黎晓初一骨碌爬起来,习惯地摸出枪,问:“谁?”“晓初,我是铁军,快开门!”田铁军是黎晓初的爱人,郭前旗公安局长。“啊,是田大嫂!”高万宝扎布跳下炕,急忙打开了门。“有什么情况?”黎晓初急切地问。

“我们在大老爷府抓到一个形迹可疑的人,在他身上搜出了包青俊与国民党中央军联系的亲笔信。”说着,她把信掏出来,信上说:拂晓前,以三声枪响为号,里应外合消灭骑兵团。

这时,骑兵团派出的侦察员报告说,郭前旗四边都有国民党兵和土匪在向郭前旗移动。

听到报告,他们立即感到形势的严峻——骑兵团已被敌人包围。事关重大,黎晓初果断决定,立即召开党委会,研究对策。高万宝扎布分析敌情后说:“包青俊已卖身投靠国民党,这是他的阶级本性决定的,他妄图消灭骑兵团,作为向主子晋见的礼物,我们必须以牙还牙,立即逮捕以包青俊为首的骨干分子,并缴三营的械。”与会的高士哲、田铁军等人也相继发言,表示赞同高政委的意见。党委书记黎晓初望着生死与共的战友,果断地说:“同意,立即逮捕包青俊!”

命令一下,大家马上行动起来。

窗外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深秋的夜风不时卷起枯叶打在窗户上,发出沙沙的响声。黎晓初点燃一支烟,不时将焦灼的目光投向门外,高万宝扎布坐在炕沿上,两耳捕捉着窗外的动静。突然门外传来一阵由远而近的脚步声,高士哲一头闯起来。

“怎么样?解决了吗?”他们异口同声地问。

高士哲有些懊恼地说:“你们要活的要死的?”

“不管死活都行。”黎晓初说。

“解决了就行!”高万宝扎布补充一句。

高士哲一听,松了一口气儿,说:“包青俊死了!”他接着说:“我们进去后,直冲包青俊住的西厢房。在门外我对包青俊的警卫员说我是参谋长,找副团长有事,警卫员一听,察觉不对,马上开枪了。我立即还击,满都拉一个箭步冲进包青俊的房间。包青俊正在枕头下摸枪,满都拉立即开火,将包青俊击毙在炕上。同时,后边冲进屋的战士把那个警卫员和马夫都打死了,这样,一共打死3个。”

黎晓初和高万宝扎布交换了一下意见,决定让一连长高玉带一个排去抓包青俊的两个心腹于瞎子和包宗仁,然后召集三营排以上干部开会,宣布包青俊叛变罪行和击毙经过,如有反抗者,立即缴械。

顺利地解决了于瞎子和包宗仁后,黎晓初和高万宝扎布决定立即召开排长以上干部会,当宣布包青俊叛变罪行和击毙经过后,只有一个排长起来反抗,当即被缴械。

天快亮时,侦察员回来报告说:国民党中央军撤退了,两股土匪因没有接到包青俊的信号,不敢轻举妄动,也撤了回去。

从此,经过整训和战火考验的郭前旗蒙古骑兵团成为一支骁勇善战的铁骑劲旅。

 

1947年5月,“五一”大会后,已升任政委的高万宝扎布率领骑兵团进驻八郎,在整顿思想作风的基础上,开展军训,掀起练兵高潮,受到辽吉军区通令嘉奖。

这次整训后,高万宝扎布率部踏上了新的征程。在农安、长岭、怀德等地,打击袭扰我解放区的国民党军队和土匪,歼敌826人,其中毙敌311人,伤敌30人,俘敌485人;缴获长短枪681支,轻机枪6挺,手提机枪4挺,马752匹,胶轮大车30辆,军用卡车2辆。

1948年春,骑兵团奉命到农安地区清剿袭扰之敌。4月至7月,歼敌237人,缴获长短枪117支,轻机枪2挺,冲锋枪17支,六○炮4门。

1948年8月,高万宝扎布出席辽吉军区庆功会,荣立两大功,获东北军区“艰苦奋斗”奖章两枚。不久,部队改编为内蒙古军区骑兵第二师二十四团,高万宝扎布任团政治委员、党委书记,率部参加了著名的辽沈战役——困长春、攻沈阳,为解放东北、解放全中国贡献出自己的青春年华。

1949年6月,高万宝扎布调任内蒙古军区第三师政治部主任、师党委委员,1950年入内蒙古党校学习,同年10月任内蒙古军区锡林郭勒盟军分区政治部主任、中共锡林郭勒盟委常委;1952年,调任昭乌达盟军分区副政委、中共昭乌达盟委常委;1954年改任锡林郭勒军分区第一副政委兼锡林郭勒盟委第一副书记;1958年任中共锡林郭勒盟委第一书记、锡林浩特军分区第一政委、内蒙古军区党委委员。

1955年,高万宝扎布被中央军委授予上校军衔,1968年被授予大校军衔。

“文革”中,高万宝扎布被打成“走资派”,受到了折磨和不公正对待。1974年,他平反复出工作。1984年,经中央军委批准,高万宝扎布按副军级职务离休,安排在内蒙古军区第三干休所安度晚年。

离休二十多年,他保持晚节,发挥余热,先后荣获地方和军队各级党委嘉奖、奖励四十多次。

(未完待续)

总访问量:21654中共松原市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 吉ICP备 05004910号-1
Copyright©2001-2010 by www.sy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